費城:在街頭藝術中重生

費城 街頭藝術 世界上最大的露天畫室 涂鴉

美國費城

首頁 > 城市觀光 > 目的地 > 美國 > 費城:在街頭藝術中重生

以旅游展示中國形象,以具有永恒價值的內容為讀者提供超越景觀的摯愛閱讀體驗。從這里出發,至前者所未致。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響力有多大?

分享此頁至

復制成功,去粘貼吧

本文內容相關目的地

  • 美國

  • 費城

  • 城市觀光費城可以說是世界上最大的露天畫室

(撰文/Guillaume de Dieuleveult 翻譯/孫娟 圖片/Stephan Gladieu-Figaro Photo-DragonImage)在藝術家們的努力下,一種曾被排擠的藝術——露天壁畫在費城的街頭巷尾贏得了生存的權利。不久前,教皇方濟各親臨費城,并留下一幅壁畫。費城可以說是世界上最大的露天畫室,這得益于一項“壁畫藝術計劃”(MAP)。我們采訪了MAP 的發起者簡·戈爾登,并在她的帶領下,在費城街頭欣賞那些著名的壁畫作品。

不走運的費城

費城是美國最具歷史意義的城市,有著非常重要的地位,兩次大陸會議在這里召開,獨立宣言在這里通過,第一部聯邦憲法在這里誕生,華盛頓建市之前,費城曾是美國的首都。但費城如今相對來說并不出名,很少有人能毫不猶豫地準確說出費城是美國的第五大城市,它被從波士頓到華盛頓一線人口稠密的地區給淹沒了,該區跨度八百公里,居民人數達五千萬,而費城的居民是 600萬人。

費城旅游局特地在員工的名片背后印了一幅地圖,著重標出了費城的地理位置:距離紐約 1.5小時(火車)車程,距離華盛頓 2小時(火車)車程。這可能正是費城的問題所在——它總是在美國的政治中心與經濟中心之間搖擺不定,無法真正在這兩個顯赫的鄰居之間找到自己的定位。它既沒有波士頓老街區那樣安詳、高雅的面貌,也不像紐約那樣神采奕奕、榮光四射。在費城,既體會不到曼哈頓的快節奏,也感受不到像在華盛頓那樣擴大美國民主力量的宏偉計劃。

盡管被寄予厚望,但費城似乎一直與歷史機會擦肩而過,這大概便是這座城市的憂傷吧。

在涂鴉中終結的榮耀時代

我在費城的書店里看到一本名為 Philly Firsts的書,作者列出了眾多有關費城的重要事件,但后人差不多都已忘卻,例如,美國的第一家證券交易所建于費城,后來才被華爾街趕超。

費城的歷史似乎是一系列斷斷續續的篇章,漫步在市區的大街小巷,我們就像讀書一樣解讀著費城的歷史片段。“效仿香榭麗舍大街所設計”的本杰明·富蘭克林公園大道,通向著名的藝術博物館,沿途分布著一些重要建筑,感覺像是一個尚未完成的城市規劃。城市里幾乎到處都是陳舊的工廠與廢置的建筑,顯示著費城是一座歷經艱難的城市。

或許正因為如此,居民們對這座城市總有著特別的關愛。“它就像是生長在那里的一只蘑菇。”大嗓門的迪恩·布朗(Dean Browne)邊說邊用他粗大的手指拍著寬闊的胸膛。這個有著紅頭發的大個子來自加拿大,在一家廢舊啤酒廠腳下開了一個利口酒生產作坊。“費城一直生活在紐約的陰影之下,所以居民們時刻嚴陣以待:他們喜愛自己所擁有的,不愿馬上與人分享。但是一旦愛上這座城市,你便永遠不愿離開。”他邊說邊將自己發明的一種混合酒倒入小小的玻璃杯中,喝了這種酒,喉嚨會有灼燒感,腸道也像是被扭轉了,還會“立刻感受到這座位于美國東海岸的城市那難以抗拒的魅力”。

公誼會的虔誠教徒威廉·佩恩(William Penn)對此或許會深感不悅。他曾主張禁酒。費城早已將這條禁令拋諸腦后,但卻一直牢記著它的倡導者。佩恩的雕像牢牢豎立在市政廳鐘樓的頂端,若有所思地看著呈棋盤狀分布的街道——這種街道布局在美國開創了先河。

費城的市政廳,當初是作為“世界最高建筑”來設計的,但還未竣工便已被法國的埃菲爾鐵塔超過,此后,一群玻璃摩天大樓又讓它甘拜下風。這些大樓盛氣凌人地伸向特拉華河堤岸,那里曾聚集著來自世界各地的船舶,它們在費城的碼頭填滿自己的貨艙。

那是一個物阜民豐的年代,費城為世界各地供應工業制品。1876年,費城迎來在美國舉辦的首次世界博覽會,主題是“制造、土地產品與礦產”。此次世博會上首次展出了電話、雷明頓(Remington)打字機、番茄醬以及紐約自由女神像的火炬等。費城作為使者宣告了美國榮耀時代的到來。

20世紀 50年代,費城到達了繁榮的頂峰,擁有兩百萬人口,包括愛爾蘭人、德國人、意大利人以及來自南部各州的黑人。一群勤勞刻苦的工人紛紛來到費城的工廠,那時,每個社群都有各自的街區,愛爾蘭人住在市中心由威廉·佩恩建造的栗樹街、核桃街與洋槐街的周圍,那時的 McGillin’ s酒館就已經洋溢著啤酒的香氣了,它是美國最古老的酒館之一,也是前往費城的一個不錯的理由;德國人住在“德國城”;黑人們生活在水生火熱之中,哪兒需要他們,他們就到哪兒去。來自世界各地的勞工、繁忙的碼頭,潮濕的街道……擁有這一切的費城,書寫下了美國的工業歷史。

費城也翻開了美國政治的第一頁。《獨立宣言》與《美國憲法》分別于 1776年、1787年在美國獨立紀念館(Independence Hall)誕生。一些初中生從美國各地前來費城參觀這座紀念館紀念館正對面是著名的自由鐘,這口有裂縫的鐘在美國人戰勝英國國王獲得自由時曾被敲響。

費城書寫了一部融合工業與政治的歷史,在這座城市里,我們發現了塑造美國身份的重要因素,或許,這就是費城在美國人心里有著獨特地位的原因。但是,工業危機改變了這座城市的命運,工廠紛紛倒閉,失業日益嚴重,街區日漸廢置,墻壁滿是涂鴉。

一座由藝術家、當地居民、囚犯……重新描繪的城市

一個名為“壁畫藝術計劃”(Mural Arts Program,簡稱 MAP)的機構,最初是因為反對街頭涂鴉而誕生。1984年,費城市長威爾遜·古德(Wilson Goode)推出了一個反對街頭涂鴉的項目,一個柔弱女子——簡·戈爾登(Jane Golden)被任命為項目的負責人。簡·戈爾登畢業于著名的斯坦福大學藝術與政治學專業,當時正因身患重病回到新澤西的家中進行治療。如同每個自命不凡的藝術系學生一樣,簡·戈爾登深受那種天真、傲慢想法的影響,認為“藝術會改變生活”,但她并不滿足于紙上談兵,憑借雄心壯志與鋼鐵般的意志,她真的將這一口號變成了現實。

在簡·戈爾登的帶領下,反對街頭涂鴉,這個以反對汪達爾主義(意味著對物質、文化極具毀滅性的破壞)為主的市政項目蓬勃發展起來。如今,整個費城共有 3500幅壁畫,同時還有大約2500處墻面正等待著接受藝術改造。這些壁畫在大街小巷隨處可見,它們巨大、飽滿、風格強烈,或充滿喜感,或嚴肅深沉,淳樸卻常常觸動人心。它們為貧民街區、廢棄工廠、市區高樓大廈的單一色調平添了幾分鮮艷、活潑的色彩。

MAP負責管理費城的壁畫,并將這座城市打造成世界上最大的露天畫室、世界級的藝術之都,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三十多年后的今天,簡·戈爾登已經成了費城的名人,MAP則成為一個重要機構,有五十名全職工作者、兩百名簽約藝術家和幾千名志愿者,每年產生約兩百萬美元的收入。費城的很多私人、醫院、企業以及學校等,都向 MAP提出了合作申請。僅在美國,就有 200座城市向 MAP取經,希望能夠執行類似的項目。全球范圍內還有 12座城市以費城為榜樣,其中包括巴黎。

1985年,簡·戈爾登等人在費城的春天花園街橋(Spring Garden Street Bridge)上繪制了第一幅壁畫,此后,MAP的初心和本質一直不曾改變。一個藝術家帶領著一群普通人——他們是街道上的居民、小學生、音樂家、運動員、康復中的吸毒者、囚犯……其中大部分人從來沒有拿過畫筆,但他們共同在城市的墻壁上繪制出一幅幅巨型壁畫。

與囚犯家屬之間眼神的相交;位于瑞奇大道 1219號的壁畫,是朱利葉斯·歐文(Julius Erving,又稱 Dr J.,史上最著名的籃球運動員之一)的巨大全身像;位于春天花園街與寬街交匯處的一座廢舊工廠的高墻上,是那幅如今非常著名的壁畫“共識”(Common Threads),上面畫有各種巴洛克式人物、小女孩以及陶瓷娃娃。在 MAP組織的步行參觀中,可以看到墻壁上不斷出現體現美國流行文化的圖案:籃球運動員杰基·羅賓森(Jackie Robinson)、爵士大師格羅佛·華盛頓(Grover Washington)、金剛(King Kong)、亞伯拉罕·林肯,以及著名拳擊手喬 ·弗雷澤(Joe Frazier)。

簡·戈爾登認為,從根本上來說,壁畫的主題并不十分重要。“過程比作品本身更為重要。 ”她說,“今天,大家都想了解創作的過程,突然,我發現這幾十年來我們所做的事情,即注重集體工作,已成為一種時尚!”她坐在 MAP的新址——賓夕法尼亞美術學會的餐廳里,面朝一張淺色木質大餐桌,侃侃而談這個她投入畢生精力的藝術項目。“當我和涂鴉藝術家們開始合作時,并不能完全確定我們所做的事情可以使街區改頭換面。后來,我親眼目睹了改變的發生。多年來,我們,還有警察,是唯一進入城市某些地區的公職人員。突然出現的某件藝術作品,改變了居民們對自己以及所住街區的看法。”街頭壁畫以淳樸的風格為主導,因而能夠更好地面向那些從未接觸過藝術作品的人。當然,這么多壁畫也不都是成功之作,也有一些藝術家毫無節制地使用拙劣的繪畫手法。MAP的反對者甚至因此指責這個計劃會把他們的城市變成一個媚俗藝術的畫廊。

媚俗的涂鴉與壁畫之間的論戰由來已久。“涂鴉與壁畫都是民間藝術,也就是說兩者都面向普通百姓,反對知識精英。 ”簡·戈爾登在她寫的一本關于 MAP的書中這樣說。

從這本書中,我們了解到,費城的壁畫計劃與 20世紀墨西哥的一個藝術傳統有關。20世紀 20年代,墨西哥政府推出了一個壁畫項目,旨在使民眾了解 1910年革命的作用。迭戈·里維拉(Diego Rivera)是該繪畫流派的著名大師之一。多年以后,美國公共事業振興署(Work Projects Administration)下屬的藝術部門——聯邦藝術計劃從中得到了啟發。公共事業振興署是羅斯福總統實施新政時建立的一個重要機構。托馬斯·哈特·本頓(Thomas Hart Benton)是當時著名的壁畫派大師之一,他曾在戰后的巴黎學藝,帶著滿腦子的抽象藝術回到了美國,但面對 1929年經濟危機后美國的大蕭條,他轉向了壁畫這種大尺寸的現實主義表現形式,通過這種形式,他向美國民眾講述自己的故事。

MAP是對全球盛行的街頭藝術的響應,2015年 10月開始,MAP所邀請的來自世界各地的 14位藝術家陸續用自己的作品裝飾費城的街道,迎來以“資源開放”(Open Source)為名推出的一系列年度活動,有不少著名藝術家來到費城,比如法國藝術家 JR,他在世界各地的墻面上展出巨大的肖像壁畫。

貼士

我采集了關于費城的旅游靈感,這里適合與所有人共同體驗。
全年來玩最佳。
費城

樂途旅游網與媒體專欄:中國國家旅游 發布:2018.01.22

城市觀光

?
0+1

您已經喜歡過了~

已釘到靈感墻

釘到靈感墻上

  • 創建新靈感墻

    該靈感墻已存在

    0/10
    僅自己可見
確定
?

更多費城的靈感

3條評論

回復 MayoginToAction入夏請問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錄才能評論,馬上注冊 寫下我的評論

0/140

?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城市觀光 靈感

發現更多靈感 城市觀光

靈感文昨日閱讀量排行|月度閱讀量排行

官方微博

手机赚钱推销